他最初是向蒙古出口土豆、洋葱等

2020-08-21 00:46

统计显示,目前二连浩特的三次产业结构为0.8:33.4:65.8,以口岸贸易为主的第三产业占比接近70%,今年上半年,口岸进出口货物达464.9万吨,贸易额达到17.5亿美元,口岸贸易成为二连浩特当之无愧的支柱产业。记者在二连浩特口岸客运通道请边检人员格日勒做翻译,随机采访了几位拎着大包小包回国的蒙古国客人。他们当中,有每月来一次的批发商人,有每年来一次专事家庭采购的散客,采购的商品有水果、服装、煤气灶、小梯子、儿童学步车等。

面对几个商户对前景的乐观,记者不禁又想起在飞机上,特木勒向记者表达的忧虑。特木勒说,蒙古国一共260万人口,即使其正处于大发展时期,但市场容量毕竟有限。而二连浩特货物要进入俄罗斯,过境蒙古,这项成本是二连浩特与其他对俄口岸相比的劣势。同时,囿于铁路运力不足及出口国的资源出口政策的变动风险,铁矿石、木材进口贸易受到制约。那么二连浩特长远的发展方向是什么?

75分钟后,飞机抵达二连浩特。陪同的同志告诉记者,二连浩特看着很广袤,实际很小。“二连浩特是一个火车拉来的城市”,1956年,北京—乌兰巴托—莫斯科国际铁路联运正式开通,以二连浩特车站为中心的建筑群成为二连浩特市区的雏形,上世纪90年代二连浩特被定为一类开放口岸,公路建设随之迅速发展,城市规模和口岸贸易进一步扩大。

(责任编辑:永玥)

二连浩特这个中国北方的塞外小市,曾经是一个遥远的概念。如今,每天都有一班从北京直飞二连浩特的飞机,去二连浩特方便多了。10月中旬,记者踏上了二连浩特之旅。

虽然是早班飞机,但上座率达到80%以上。记者与邻座乘客攀谈,原来他是二连浩特外事办公室的特木勒。“我们刚从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共和国和伊尔库茨克州访问回来,以往多是民间贸易,现在我们想建立起二连浩特市和他们的官方渠道。”特木勒说。

当地边检的同志告诉记者,或许可以在另两家企业找到答案——

在二连浩特益德物流园,记者采访商户建华机电,老板靳诏中告诉记者,今年他代理的机电、机械生意特别好做。

特木勒介绍,目前二连浩特的口岸贸易主要以中蒙贸易为主,二连浩特是我国对蒙古国开放的最大公路、铁路口岸,承担着中蒙贸易70%以上的运输任务。二连浩特与俄罗斯之间的贸易要过境蒙古,因为以北京为起点经二连浩特到莫斯科比走滨州线近1140公里,因此以二连浩特为节点的中俄贸易有着巨大的潜力。这也是二连浩特能够汇集三方市场力量,成功举办三届中蒙俄经贸论坛的原因。

高玉明是把国内资源打上“二连浩特”标签出口到蒙古,而邹德慧是要将从蒙古进口的铁矿石打上“二连浩特”标签,销往国内。

散客主要到二连浩特的义乌商品城、温州商品城等小商品市场和百货商店进行采购,而其他零售商则去规模较大的专业市场和物流园采购。

同样的道理,二连浩特也瞄准了国内产品出口加工的空间,以蒙古国市场需求为导向。目前二连浩特正有针对性地积极引进机电、机械产品后道工序组装等工业项目,做到充分利用国内、国外两种资源,开拓国内、国外两个市场。

二连浩特正北经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邹德慧告诉记者,公司2008年开始从蒙古进口铁矿石,销往内陆钢厂,2010年进口量达300万吨。现在他们打算在二连浩特开发一个年产300万吨球团的铁矿石深加工项目,“这个项目做成以后,我们会把更多的工业附加值利润留到二连浩特本地。”

高玉明和邹德慧的转变,正是二连浩特近年来探索破解经济过度依赖口岸贸易的一个缩影。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十二五”时期,二连浩特要加快建设“四大基地”,其中第一个就是加快建设进出口加工基地,充分发挥口岸进口资源丰富的优势,改变进口物资“穿岸而过”的局面,让三产领着二产跑,实现进口资源过埠增值。记者了解,二连浩特已有15家民营企业在蒙俄取得17处矿产品、木材等资源开采权,这大大降低了在二连浩特建立加工产业的风险成本。

同样感受到这种好形势的还有商户赵龙。赵龙告诉记者,他最初是向蒙古出口土豆、洋葱等,现在他已将广东、福建的细菜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精品水果出口到蒙古,附加值提高不少。今年4月,他还花了160多万元买了4辆冷藏车,他的新目标是俄罗斯市场。

蒙高水泥董事长高玉明原来是做水泥等建材贸易的,看着水泥生意好做,他于2007年建成了自己的水泥厂,产品的70%都用于出口,每到旺季,厂门口排着长长的蒙古车队等着装货。记者来采访的时候,他正请来设计师进行扩产设计,“最晚明年,我要实现增产30万吨,达到年产150万吨。”他说。

商户的市场感受在益德物流园总经理王国文那里得到了印证。王国文告诉记者,益德物流园做的是家具、建材、机械为主的出口产品展示交易、仓储,今年前9个月,就有45.3万吨的货物交易出口。近3年来出口货物数量和质量都有大幅提高,特别是今年前9个月同比增长了40%。